首页 - 周围炎

种植体周围炎的治疗

种植体周围炎可导致支持骨丧失、骨结合失败,是种植体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前两周我们已经对种植体周围炎的风险因素及骨缺损形态分类及严重程度分级进行了文献回顾。

这周我们主要介绍种植体周围炎的治疗,其中包括机械治疗、激光治疗及手术治疗,内容摘自以下文献:





 

 





 

   种植体机械治疗的目的是消除附着的生物膜,减少细菌定植。通常通过刮刀、旋转钛刷、超声波和空气喷砂设备进行机械清创。钛刮刀与种植体表面硬度相同,碳纤维刮刀和特氟隆刮刀较软,因此可以清洁种植体表面而不会损伤种植体,但碳纤维和特氟龙刮刀较容易断裂。

    超声设备也常用来清除种植体表面的细菌,虽然有常规的超声针尖,但已经有人提出用种植体兼容材料制成的专用超声针尖来治疗种植体周围炎,最突出的是碳纤维、硅酮或塑料超声针尖。

    空气喷砂是通过加速砂粉颗粒使其摩擦种植体表面,从而破坏表面生物膜,去除菌斑牙石。甘氨酸喷砂是最适合去除龈下菌斑的方法,且对种植体表面的损伤比超声设备或手用器械小。

 





 

   对于种植体周围黏膜炎和种植体周围的支持性治疗,机械治疗已足矣,但尚未证明单独使用机械治疗对再次骨结合和种植体周围炎的治疗有效。因此提出了单独使用激光,或辅助机械清创等方法。激光治疗主要包括主要有CO2激光、Er:YAG激光、Nd:YAG激光、半导体激光和光动力疗法(PDT)等。

   与单纯机械治疗相比,机械治疗联合激光治疗种植体周围炎的能力显著提高。

   机械治疗也可与抗菌药物,如抗生素相结合。抗菌漱口水辅助非手术机械治疗种植体周围黏膜炎是有益的,但是作为种植体周围炎机械治疗的辅助治疗未显示出任何显著的有益效果。

   在种植体周围炎的非手术治疗中,全身和局部使用抗生素可以降低BOP(探诊出血)和PD(探诊深度)。

   





表一 种植体周围炎的局部和全身抗生素的辅助使用









表二种植体表面去除菌斑的方法、技术、辅助剂和抗菌剂





 





 





    为了运用OFD清除种植体表面的菌斑,需要抬高皮瓣。然后使用机械方法去除菌斑,然后重新将皮瓣置于其原始黏膜边缘水平。OFD比非手术治疗更有效,可能促进新的骨结合,尤其是在粗糙的种植体表面。

OFD的过程如图1所示:





a:术前;b:术中;c:关闭创口。

图1开放皮瓣清创术 

 





   APF的成功率依赖于种植体周围初始影像学骨吸收(RBL)。

   在RBL<4mm的病例中,成功率为74%;而在RBL≥4mm的病例中,成功率为40%。进行APF(伴或不伴骨重建)的病例,在治疗后长期随访发现78%没有发生进一步的骨吸收。

   APF也可能包括种植体成形术,从而试图使暴露的种植体螺纹更平滑。在去除种植体表面的生物碎屑方面,种植体成形术比空气喷砂、钛刷、Er:YAG激光和化学药剂更成功。

APF伴种植体成形术的过程如图2所示:





a:术前;b:术中;c:关闭创口。

图2APF伴种植体成形术 

 





   在3或4个骨壁的骨缺损中,当解剖条件良好时,应选用GBR作为首选治疗方法。使用GBR治疗种植体周围炎的过程中,种植体表面的类型可能起着关键作用。非改良种植体表面的再生效果优于改良种植体表面。此外,喷砂、酸蚀(SLA)种植体表面的效果优于钛等离子喷涂(TPS)的种植体。在GBR技术中,我们将皮瓣翻起以接近骨内缺损,使用或不使用辅助抗菌剂对种植体表面进行清洁,并使用植骨材料填充缺损,后放置屏障膜。

引导骨再生的过程如图3所示:





a:术前;b:术中;c:关闭创口。

图3引导骨再生

 





 

    各种类型的种植体周围炎治疗的有效性在文献中仍存在争议。然而,在适当的病例选择和严格的维持方案的前提下,手术治疗似乎是最有效的治疗种植体周围炎的方式。

   在1年的随访中,OFD手术完全消除种植体周围炎症的成功率为47%。Lagervall等报道2-4年的随访中,APF伴有骨重建获得了83%的成功率。Serino等报道了RBL<5mm的种植体在2年随访中,APF伴有骨重建的成功率为74%。

   采用GBR治疗种植体周围炎,2-4年随访显示75%的成功率,5年随访时为53%。7年后,根据种植体表面不同,GBR治疗种植体周围炎的成功率从14.3%到58.3%不等。

还有疑惑?直接在线问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