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种植牙技术

GBR术后膜暴露的膜龈手术处理

众所周知,GBR和GTR手术都是利用了屏障膜阻挡软组织细胞的原理来达到组织再生的。

随着技术的进步,屏障膜也有各种不同的材料。

大体分为可吸收和不可吸收。

可吸收膜又根据其材料分为胶原膜和合成膜。

不可吸收膜是历史上出现最早的屏障膜,一般来说大多都是PTFE(聚四氟乙烯)类的材料,历史上使用较早的是e-PTFE,中文名称为膨体聚四氟乙烯,后来又出现了d-PTFE,中文名称为致密性聚四氟乙烯。

现在主要应用的为d-PTFE。

其特点正如其名,致密,即使暴露也可以有效的阻挡细菌进入新生组织。

而无论是膨体还是致密性聚四氟乙烯,在临床上使用的最常见的并发症就是膜的暴露,尤其是当术者的软组织处理不当、薄龈型等情况下,发生率较高。

而对于膜的暴露,如果发现不及时,或者处理不得当,则容易使再生组织的量受到显著影响。

反之,如果发现及时,处置得当,则可最大程度降低不良影响。
 

患者女性,30岁左右,在外院行B67种植体植入埋入式愈合,数月后复查行二期切开前发现种植颊侧黏膜透射金属暗影,如下图所示:









为了防止种植修复后的远期并发症,于是转诊给笔者行GBR手术。
 

局麻下切开翻瓣,暴露原来植入种植体,由于种植体一直埋入,因此其表面应为清洁,无需特殊处理,如下图:





可见种植体颊侧及腭侧均有螺纹暴露,B7种植体暴露的较多,考虑到局部的骨缺损为不利型骨缺损,因此决定使用钛加强不可吸收膜,以保证成骨空间的稳定性,于是植入biooss骨粉及不可吸收膜,并用膜钉固定。

如下图:





然后软组织减张,无张力缝合关闭伤口。

如下图:





 





术前口内检查可见在种植体透色的区域黏膜的厚度很薄,术后容易出现膜暴露的风险,因此嘱患者按时复诊。

患者术后一周后复查伤口愈合良好,拆除缝线,后患者依从性较差,较长时间未复查。
 

直到术后4个半月时,患者方来复诊,接诊医生检查发现,在原来B7种植体颈部对应区域发现了膜暴露,类圆形区域,直径大约8mm左右,暴露区域周围的黏膜也菲薄,透出膜的颜色,暴露区域大量软垢。

如下图:

    









于是决定切开翻瓣拆除膜及膜钉,但是拆除膜之后将面临软组织关闭的困难,如果不能严密缝合关闭,新生骨组织将暴露在口腔环境中容易发生吸收,导致成骨效果不足。

因此笔者决定在行牙槽嵴顶水平切口的同期,在腭侧获取带蒂结缔组织瓣以关闭膜暴露的区域。
 

局麻下翻瓣,拆除膜及膜钉,暴露成骨区域,并从腭侧获取带蒂ctg,如下图:









将带蒂ctg覆盖在膜暴露的区域,并严密缝合关闭伤口,如下图:

 









拆膜术后1个月复查,口内照如下图:

 





可见伤口愈合良好,同时由于带蒂ctg的效果,其愈合后成为了角化组织。

可以通过术前术后对比得出,如下图:





图中蓝色虚线为术前术后膜龈联合的位置。
 

拆膜术后1月和GBR术前、术后即刻的ct对比成骨效果显著,如下图:









还有疑惑?直接在线问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