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种植牙技术

种植牙手术疼痛、应激反应和伤口愈合

疼痛和相关压力可能通过多种机制不利于伤口愈合。
 
 
疼痛、应激反应和伤口愈合
 
疼痛和相关压力可能通过多种机制影响伤口愈合。

在对疼痛刺激作出反应时,C纤维释放疼痛神经肽(P物质和神经激肽a),激活白细胞和其他免疫活性细胞(如胶质细胞)释放促炎细胞因子。

这些促炎细胞因子在增强疼痛信号和应激反应中发挥作用。

 
应激反应是复杂的,嵌套在多个平行但相互关联的神经内分泌、炎症和疼痛现象中。
 
 
在下丘脑,应激信号激活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的产生,导致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的分泌。

促肾上腺皮质激素以肾上腺为靶点,刺激肾上腺皮质产生糖皮质激素(主要是皮质醇)和肾上腺髓质释放儿茶酚胺。
 
 
【儿茶酚胺(CA)包括去甲肾上腺素(NA或NE)、肾上腺素(Ad或E)和多巴胺(DA)。

儿茶酚胺是一种含有儿茶酚和胺基的神经类物质。

儿茶酚胺的主要生理作用是兴奋血管的α受体,使血管收缩,主要是小动脉和小静脉收缩,表现在皮肤和黏膜比较明显;其次是肾脏的血管收缩,此外脑、肝、肠系膜、骨骼肌血管都有收缩作用;对心脏冠状血管有舒张作用,这是因为心脏兴奋、心肌代谢产物如腺苷增加,提高了冠状血管的灌注压力,使冠脉流量增加的原理。

作用在心脏本身,体内儿茶酚胺释放增多时,心肌收缩力加强,心率加快,心搏出量增加,血压的收缩压增高】
 
 
糖皮质激素参与许多重要的生理功能。

例如,皮质醇通过抑制细胞分化和增殖、下调基因转录和减少细胞运输所必需的细胞粘附分子的表达来影响免疫系统的活性。

在皮质醇存在的情况下,T细胞对白细胞介素-1(IL-1)信号的反应性降低,而白细胞介素-1信号可促进T细胞增殖的生长因子的生成。

为了保持平衡,机体建立了一种负反馈机制,通过升高的皮质醇阻止ACTH的产生。

然而,这种机制由于心理压力而变得功能失调。

McBeth等人记录了受试者在慢性疼痛的长期压力下会不受抑制的产生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因子、ACTH和皮质类固醇。
 
 
因为免疫系统的改变和组织缺氧,应激反应导致的皮质醇和儿茶酚胺的过量产生会对伤口愈合产生重大影响。

Ebrecht等人研究了24名受试者的皮肤活检部位的愈合情况。

他们报告说,在活组织检查后第7天到第21天,压力和情绪困扰与伤口愈合率呈负相关(P<0.05)。

表现出乐观态度的受试者更有可能更快地康复,但结果在统计学上并不显著。

缓慢愈合的受试者(低于平均愈合率)在研究期间的应激水平较高(P<0.05),活检后1天的皮质醇水平高于快速愈合组(P<0.01)。

Glaser等人检测了36名女性(平均年龄57.2[SD,6.6]岁)前臂实验性皮肤水泡中,心理压力和促炎细胞因子水平。

在水泡形成后24小时内对标本进行抽吸和分析。

在感知压力量表中报告压力较大的女性,其IL-1(P<0.03)和IL-8水平显著降低(P<0.04)。
 
 
白细胞介素在保护宿主免受感染以及通过增强吞噬细胞的募集和激活来修复损伤组织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另一项研究中,Garg等人观察了27名大学生的皮肤从胶带剥离造成的损伤中恢复的速度。

分别在寒假后低应激水平、考试周高应激水平和春假后低应激水平进行系列评估。

与他们的假设一致,研究人员报告说,与低应激期相比,高应激期的皮肤恢复明显较慢(F=18.87  P<0.001)。

应激与皮肤恢复之间的相关系数显著(r=0.42;P=0.03),表明应激越高,恢复速度越慢。

压力对伤口愈合的负面影响也已在一位接受胃镜检查的病人身上得到证实。
 
 
Broadbent等研究了36例腹股沟疝术后患者心理应激与伤口修复的关系。

他们报告说,术前压力大是伤口液体中IL-1水平低的一个重要预测因子(P=0.03)。

相比之下,担心手术明显预示着伤口液中基质金属蛋白酶9水平降低,以及术后20小时疼痛增加。

然而,研究人员只在手术后对受试者进行了20小时的跟踪观察;压力对免疫系统和伤口愈合的长期影响仍然没有答案。
还有疑惑?直接在线问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