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种植修复

上下颌重度牙周炎即刻种植即刻修复

种植技术不断革新的情况下,部分可以短周期内重建功能颌的种植外科技术被应用的越来越广泛。也得到了更多的术者及患者的认可。就目前的口腔种植无牙颌修复方式中、随着种植技术和相关材料的开发应用,一段式上部结构的修复方式越来越多医生推崇。但从种植义齿的长期维护角度出发,一旦出现种植义齿某一构件的机械或生物学并发症,将导致整个修复体的失败,大大增加了维护时间和成本。甚至在某些程度上削减了患者对修复治疗的信心和治疗成果的认可。并且我们能够发现随着治疗体量的增长与治疗手段的普及,关于远期使用效果及成功率越来越受到广泛的关注。

修复体并发症

发生的植体数量/事件

年发生率

5年发生率

10年发生率

饰面材料折裂或崩落

281/177

6.7%

33.3%

66.6%

人工牙折裂更换

120/44

3.2%

16.2%

32.4%

人工牙磨耗

75/15

2%

10%

20%

支架折裂

153/16

1.0%

4.9%

9.8%

螺丝松动

1713/37

1.9%

9.3%

18.5%

螺丝折裂

752/31

2.1%

10.4%

20.8%

 

我们在大量的文献和临床回顾中可以发现当修复完成后,其后续使用中出现的并发症是大量存在的,而当正确的预见风险因素并通过工艺设计或技术手段改进后就可以有效减少不利因素的影响一定程度上避免或延缓并发症产生。例如采用金属-树脂混合式修复人工牙磨耗、折裂较为频繁,每(8.39±5.30)年即需要更换上部修复结构[AttardNJ,ZarbGA.Prosthodont,2004,17(4):417-424.],随着锆瓷的使用,树脂相关类机械并发症得以控制.但崩瓷的发生率变大,并且当对颌为天然牙或种植固定义齿时,崩瓷机率显著增加。文献表明双颌弓固定修复重建患者的崩瓷率显著大于单颌重建患者[MaloP,AraujoNobreMD,LopesA,etal.JProsthodont,2015,24(4):263-270],因此改进了修复方式,选择高强度耐磨材料整体切削氧化锆的方式成为改善方案,Tischler随访的4年整体切削氧化锆材料非功能区饰瓷修复设计,结果显示崩瓷发生机率几乎为0.

   我们在通过以往的临床回溯和病历整理中确认了关于远期并发症的相关因素,并通过尝试改进修复方式来尝试解决一些可能会出现的较差的修复效果。

患者男性,57岁。

 

主诉:数年间牙齿多数缺失,松动,咀嚼功能较差急于解决。

现病史:患者口内多颗牙齿缺失,牙齿松动伴随疼痛。影响进食。

既往史:既往体健否认系统性疾病史。

家族史:否认特殊

全身:无特殊。





上前牙牙根及牙槽骨支撑唇部面性轮廓较差、鼻唇沟加深面。微笑时鼻翼线口角线偏斜。关节动度及开口型正常。肌肉及颞下颌关节无不适。





 









口内检查:

#18-#16、#24-#28, #38-#32、#47、#48、缺失。

 

牙龈萎缩、暴露均暴露釉牙本质界、牙周袋6-9mm,#13叩痛(+)。牙结石累及全部天然牙II-III° #13、#43龈裂。龈缘探诊出血、指数2.

 

 垂直距离降低、上前牙区代偿性伸长。













 患者口腔卫生较差并存在进展多年的慢性牙周病、其余留天然牙并不具备充分的保留价值,在修复缺失牙的过程中患者自身的自主维护意识和清洁效率值得令人重视,此时下颌由于更易累积菌斑和不易清洁,因此可摘的全颌种植覆盖修复体更利于患者使用。但考虑到患者侧重的使用感受、和缺牙周期后最终选择了上下颌双牙弓的全颌固定义齿修复,进行拔除余留天然牙后的全颌即刻负载。





 

































































































































 



























   患者经历了历时六个月的种植修复治疗,半年后再次回访时状态较好,对治疗结果相对满意。在治疗过程中我们根据以往临床回顾及文献病历报道等情况,判断患者关于的远期并发症可能出现的多种情况,分析原因后改善治疗设计和修复方案。以求在解决诉求的同时减少不良因素和风险的发生。

虽然复查时患者磨牙垫佩戴完好使用过程也无明显异常,但双牙弓全颌固定种植义齿的患者咀嚼力较大,修复部件刚性传导无缓冲,较易产生部件疲劳甚至引起植体相关的远期并发症。所以在治疗结束后的长期使用过程里去验证治疗计划及修复设计的可靠性时值得长期关注和期待的。

还有疑惑?直接在线问专家